校友總會線上講座:英千里先生與輔大 從《三代緣:英千里家族與我》一書談起

校友總會線上講座:英千里先生與輔大 從《三代緣:英千里家族與我》一書談起

圖說:英千里(1)擔任輔大秘書長期間,負責居間協調外國教會和中國的教職員

從《三代緣:英千里家族與我》一書談起
主講人:韓拱辰 (Stella Shen) 女士

非常榮幸,能夠在明年輔大在台復校60週年慶及2024年輔大在北平創校100週年慶前夕,邀請到英千里的乾女兒韓拱辰 (Stella Shen) 女士,來談談她的新書《三代緣:英千里家族與我》,回顧英斂之和英千里兩位先生在北平創校和在台復校的努力,更有意義,也更能體會創校、抗戰、復校的艱辛和輔大創校的精神。

韓拱辰 (Stella Shen) 女士的新書《三代緣:英千里家族與我》,記載了她和英千里 、兒子英若誠、 及孫子英達等英氏家族傳奇人物,跨越了半個世紀的因緣,也見證了中國社會幾十年的變遷,述說著兩岸中國人的喜怒哀樂。此書現在英千里纪念網上 (ying.forex.ntu.edu.tw) 連載。 打開網頁後,按「Vignettes」,再按「Vignettes三代緣」,就可以閱讀從2019年9月16日開始連載的新書《三代緣:英千里家族與我》。

英斂之只活了58歲, 卻做了三件大事,一是在天津創辦《大公報》; 二是創辦了北京的輔仁大學;三是創辦香山孤兒院。英千里是教育家、著名教授、抗日英雄,到台灣後,擔任過臺大外文系主任、台灣輔仁大學副校長。他在大陸的失聯的三兒子英若誠才華橫溢,能導能演能譯,後來做了中國文化部副部長。現在英若誠的兒子英達有“大陸情景喜劇之父”的光環,也是紅遍中國的大明星。

作者簡介

韓拱辰女士生於四川重慶。1949年隨家人來到台灣。就讀台北一女中,1963年畢業於台大外文系,1965年美國肯塔基州聖博頂大學圖書館學系獲碩士學位。曾在美國麻州劍橋附近哈靈頓 (Arlington) 的羅賓斯 (Robbins) 總圖書館工作了37年,退休後2005-2009在上海市民辦中芯學校做了四年圖書館員。

68 d831f8dd

圖說:英千里指導韓拱辰英文

1991年在傳記文學上寫過《懷英伯、念恩師—追憶英千里教授》,這篇文章在《中央日報》精華版轉載。2009年在上海做事時,寫了《我生命中的小貓杜威》曾獲上海新聞晨報一等獎。有時候在世界週刊上發表一些文章。2019年10月8號適逢英千里半個世紀的冥壽,台大、輔大《 英千里先生獎學金基金會》出版了《三代緣:英千里家族與我》。

英千里先生與輔大 (簡介)

英千里的家族是滿洲正紅旗人,世襲旗兵,個個都是習武之人,西元1664年隨順治入關。父親英斂之 (1866-1926) 原名赫舍里.英華,字斂之,號安蹇齋主,晚號萬松野人,是民初著名的報人,也是北平輔仁大學的創辦人。輔仁大學1925年正式成立,英斂之因過度辛勞,健康每況愈下,最後積勞成疾,於1926年辭世。那一年英千里二十五歲,他以輔仁大學秘書長名義,承擔起這沉重的責任,並教授英國文學。

1937年7月7日盧溝橋戰火扭轉了近代中國的命運,一個月後日本軍隊進入北平,京城淪陷。英千里力邀輔大文學院院長沈兼士,及教育學院院長張懷等,以研究明末的愛國志士顧炎武的學說為名,共同成立「炎武學社」,鼓勵「人心不死、國家不亡」,實際上從事地下工作。1941年11月底,日本人已經注意到沈兼士和英千里是抗日地下組織的重要人物。1941年12月卅日深夜,英千里在睡夢中被搖醒,被拿槍的一個日本人和三個偽警 (中國人) 帶上手銬,押到了北平公安局。1942年4月4日英千里終於被釋放回家,結束了這一百天的牢獄之災。英千里出獄後又回到輔大任教,同時負責華北文教界的地下組織。

抗戰勝利後,日本臺北帝國大學由政府接收,於1947年成立國立臺灣大學。1949年1月傅斯年接任臺大校長,他以「北大經驗」,將戰後陷入混亂的臺大校務導上常軌,並以自已在學術界豐沛的人脈,號召了多位一流的學者來臺大任教,包括英千里、董作賓、毛子水、薩孟武、李濟等等,奠定了臺大續為台灣第一學府的堅實基礎。英千里於1950年8月接掌臺大外文系。

1949年隨政府來台灣的北平輔仁大學校友,多達數百人,希望去教書、找兼課機會的、畢業證書未帶出來,學籍是否可承認的,紛紛找上英千里幫忙。英老師一律來者不拒,能幫助學生的都儘量幫忙,甚至提供經濟援助,希望這些去國懷鄉的青年都能得到妥善的安置和照顧。所以輔大的校友們,對英老師都有一份特殊的感情。

1956年輔仁大學在台校友會成立,將近七百位旅台的校友,每年總會聚上幾次。校友曾憲定記得,只要英老師在現場,同學們立刻歡聲雷動。英老師每回都是盛裝出席,他和藹的笑容,安慰著每個漂泊他鄉的遊子,每個人瞬間都活潑起來;當天如果英老師還沒到,同學們就好像群龍無首,英千里儼然成為輔大旅台校友們的精神支柱。

輔大能在台復校,是這些校友最熱切期盼的,在英千里的鼓勵下,校友們三度上書教廷,呼籲教宗支持復校。1959年教宗若望廿三世任命于斌總主教負責籌備,于斌則委請英千里幫忙協助規劃。經過三年的蘊釀籌備,終於在1963年於新莊開始招收輔大復校後第一屆學生,于斌為首任校長,英千里被聘為董事會董事兼副校長,他特地向臺灣大學請求休假一年,全力協助于校長,並兼任教務長。

于斌主教要出席大公會議,經常在國外,主持輔大校務的重責大任全落在英千里身上。英副校長大聲疾呼輔大的兩項基本精神:「學術鑽研的風氣」與「人格的陶冶」,鼓勵師生們要保持輔大光榮的歷史,更求「新的創造」,為了國家民族的學術文化而努力。由於英先生曾遭日軍酷刑折磨,體力大不如前,不久便體力難支,不得已辭去副校長職務,但每次的大學行政會議,英先生以顧問的身份一定會出席。于斌主教回憶:

「每次見到英先生面色漸形憔悴,都勸他要多注意身體。但英先生是一位勇於負責、願意做事的人,他一直是口若懸河,言無不盡,從沒看見他在人前露出衰弱無力的樣子。」

英千里來台後,與家人分離,夫人蔡葆真女士與七個子女都深陷在大陸,音訊全無,直到1968年才有家人平安的消息。1964年英千里因病辭去輔大副校長職,1966年辭去臺大外文系系主任職。1969年夏天英先生突然感覺左肩疼痛,失音嚴重,語不成聲,晚上無法入眠,經三軍總醫院醫生診斷,認為左肺生動脈瘤,壓迫到肺部神經。治療後病情稍有起色,便返回寓所療養。1969年10月6日英千里又覺身體不適, 10月8日午睡後,英先生只輕嘆了一句:「塵歸塵,土歸土」。隨後,在吃點心時,蛋糕卡在英先生的喉嚨,英先生的頭即垂下,雖經主治大夫打強心針,用人工呼吸急救,均回天乏術,英千里溘然而逝。

摘自「英千里纪念網站 (ying.forex.ntu.edu.tw) 」

歡迎世界各地的校友或關心此事的朋友可以使用線上報名:https://docs.google.com/forms/d/e/1FAIpQLSf8lVjmwraXql8N1dvkDKIwWe_yNSHQ7pIAZINjBUqSbtJbMA/viewform 共同參與


時程表
提早30分鐘開放聊天
0~5:吳光昱總會長致歡迎辭
5~10:大華府王志榮會長介紹主講人韓拱辰女士
10~70:韓拱辰女士主講「英千里先生與輔大」
70~120:提問及説明

時間:
2020/10/3 (六) 早上—美西 7:00/美中 9:00/美東 10:00
2020/10/3 (六) 下午—倫敦 15:00/巴黎16:00
2020/10/3 (六) 晚上—台灣 22:00
全球同步線上進行!

地點:Join Zoom Meeting
https://us02web.zoom.us/j/4121100910?pwd=dmFkci95Uk15cWhpVjNPZVVvdDY4Zz09

Meeting ID: 412 110 0910
Passcode: FJWAA0913